新聞中心
團圓
2020-11-21 13:35來源:西安晚報 西安報業全媒體編輯:雷瑩

  ◎雲鶴

  盼着盼着,八月十五就到了。

  剛一進八月門的時候,男孩十月就問媽媽還有多少天就到八月十五了。媽媽笑着説,我們家十月又饞肉了。十月説,就是饞了,上次還是端午節吃的呢,這段時間家裏又沒有來過親戚,天天蘿蔔青菜的吃着,這樣下去我連肉是什麼樣的都不知道了。媽媽説,乖乖喲,看把我們家十月饞的,快了,快了,八月十五就要到了。十月問,那到底還有多少天啊?媽媽説,連今天算還有十五天,不連今天算還有十四天。十月説,今天就不算了,今天都已經到了。媽媽説,那就還有十四天就到了。十月問,十四天是幾個今天啊?媽媽笑着説,十四天是十四個今天啊,十四個太陽昇起落下,你看我們十月還知道説還有多少個今天呢,怪能的嘛。十月説,那還不是還有很多很多天嘛,天哪,你就過得快一點吧,快快地到八月十五吧。媽媽就笑了,姐姐六月也笑了。爸爸不在家,爸爸去田裏看稻子去了。爸爸沒落到笑,爸爸吃虧了。

  八月十五説到就真的到了。

  八月十五這天,十月早早地就醒來了。昨天説好了的,今天跟爸爸媽媽去上街。雖然爸媽同意了,但是十月還是早早地就醒了,他是怕去年的事情再一次重演呢。迷迷糊糊中,十月聽到雞叫了一聲,又叫了一聲,十月就醒了,迷迷瞪瞪地醒了。十月以前是聽不到雞叫的,十月以前醒的時候太陽已經曬到屁股了,雞已經不叫了,已經去找食吃了。十月總是在媽媽喊了一遍又一遍後,才懶懶地起牀。今天十月卻早早地醒了。他先是努力地睜了一下眼,眼又眯盹上了;再努力地睜了一下眼,眼就睜開了一條縫,就看見了自己家門縫裏的亮光。人一激靈,眼就徹底睜開了,人就徹底地醒來了,就“忽隆”一聲坐了起來,用手揉了揉眼睛,下牀了。姐姐六月就也醒了,怕是被弟弟十月吵醒的,嘟嘟囔囔地説,十月你幹什麼嘛?起得這麼早,人家都困死了。十月説,跟爸媽上街啊。今天街上可好玩了。六月一激靈,也就徹底醒了,也用手揉了揉眼,下了牀。

  十月“吱呀”一聲打開門走了出去。天還沒怎麼亮沒怎麼醒呢,就像剛才的十月一樣,努力地睜着迷迷瞪瞪的眼睛呢。媽媽在餵豬,雞已經喂好了,它們正擠在一起,爭先恐後心無旁騖地啄食媽媽撒下的穀物呢。十月看見媽媽正在倒豬食,十月聽到家裏那兩隻大白豬的哼哼聲。那兩個貪吃的鬼,每天除了吃就是睡。爸爸不在院子裏,爸爸一定是去溜達了。爸爸每天都是這樣,起來後就到村子裏溜達,碰到早起的人,就一起抽抽煙拉呱,等媽媽的飯差不多燒好了,就回來了。反正是農閒時分,又不收又不種的。

  六月也出來了。十月和六月就走到自己家的柿子樹和石榴樹旁。柿子樹上的柿子前幾天被爸爸摘了一些,石榴説要留到今天再摘,過節了嘛。十月喜歡吃漤柿子,六月喜歡吃烘柿子。爸爸就漤了一些,烘了一些。反正是自己家的。烘柿子好弄,買幾個蘋果或梨子,把它們和柿子一起放進塑料袋或布袋子裏,然後把袋口紮緊放進棉被或衣服裏捂着,七天後就可以吃了。漤柿子就不好弄了,弄不好柿子的澀味去不掉不説,柿子還弄壞了,不能吃了。爸爸是漤柿子的能手。爸爸先把罈子裏倒進熱水,用手試好温度,然後把柿子放進罈子裏,最後用東西把壇口封住。當水温低的時候再加一次熱水,二十四小時後就能吃了。漤柿子水温是一定要掌控好的。爸爸就從來沒有搞壞過一次,媽媽就不行了。小驢的爸爸也弄不好。他家每次漤柿子都叫爸爸去幫忙,鄰里互助嘛。

  柿子樹上的柿子已經泛紅了,十月覺得,泛紅的柿子有點像姐姐六月的臉,六月的臉也紅紅的,像塗了胭脂一樣好看。紅紅的大大的石榴也咧着嘴,笑得正甜呢。十月又覺得笑着的石榴更像姐姐六月。十月就把自己的想法説給姐姐六月聽。六月就説十月瞎説。六月説笑着的石榴更像十月呢,笑得那麼傻,嘴咧得那麼大。人傢什麼時候那樣笑過,人家都笑不露齒的。十月就笑着説,對,對,對,笑不露齒,門牙都掉光了哪來的齒呢。六月就説十月討厭,就抬頭看笑着的石榴,看着看着就不自覺地像石榴一樣地笑了。十月看着姐姐的笑竟愣住了。姐姐的笑真是太美太好看了。十月看着看着就衝口説了出來,姐姐你笑得真好看,真不露齒呢。討厭!六月似嗔似怪地罵着,臉上的笑意卻更濃了。

  今年是個豐收年,十月老早就聽到爸爸這麼説了。爸爸説,今年風調雨順老天爺照顧肯定有個好收成,我們家要好好過一個八月節。爸爸説這些話的時候,臉上滿是幸福滿足的笑。十月也就跟着笑,笑着笑着,就開口向正在笑着的爸爸要錢買東西吃。爸爸就笑着給了錢。雖然只有一分或二分,但是十月還是高興得又蹦又跳。爸爸笑着説,十月刁得很呢。爸爸説這些話的時候也是幸福滿足的。雖然他的錢去了,但是人高興着呢。刁一點的孩子有前途的。

  媽媽為什麼人家的孩子都叫小貓、小狗、小驢、小牛的,為什麼我和姐姐叫個六月、十月呢?小夥伴們都説我們的名字起得怪呢。十月的腦子裏時不時地就會冒出一兩個問題來。媽媽説,叫小貓、小狗、小驢、小牛的,名字賤啊,名字賤,人就好養活嘛。十月問,那你們怎麼不把我和姐姐也起那樣的名字?難道你們就不想我們也好養活嗎?媽媽笑着説,傻孩子,爸媽當然也想你們好養活了,可是你想想啊,六月是麥收時節,十月是秋收時節,我們都糧食滿倉了,還怕什麼好不好養活的,天天精米細面的吃着,我們不吃草和殘羹剩飯,我們長得更強更壯。爸爸給你們起的名字是有深意的。十月高興得又蹦又跳的,就覺得爸爸很有學問。問姐姐六月,六月也是這麼想的。

  街上真是人山人海啊。大人孩子的臉上都掛着微笑。過節了嘛。過節可是好日子。有魚有肉吃不説,家家户户都還要放鞭炮的,噼裏啪啦的,那一個響,那一個刺激。十月最喜歡放鞭炮了,很小的時候就喜歡,每次放鞭炮他都高興得嘿嘿笑。不像姐姐六月那麼膽小,每次放鞭炮都把耳朵捂上,躲到媽媽身後邊去。所以每逢過年過節,除了吃,十月最喜歡乾的事就是和小夥伴們一起去村裏的各家各户門口搶鞭炮放鞭炮玩了,那些“噼裏啪啦”的鞭炮不知為什麼總會有那麼幾個炸不掉的。六月就不去玩,六月總是留下來,幫媽媽幹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媽媽就感慨説,還是女兒好,養個女兒養個寶,養個兒子養根草,女兒是媽媽的貼身小棉襖。十月就迷惑了,姐姐怎麼能是媽媽的小棉襖呢?就算是小棉襖也太小了,媽媽也穿不上啊。可是,十月卻沒有時間去解惑,十月還要去搶鞭炮放鞭炮玩呢。

  水果攤上蘋果通紅通紅的,柿子火紅火紅的,黃澄澄的香蕉,青亮亮的梨子。石榴咧着嘴笑得正甜呢,好像在對人們説,把我買了吧,買了好過節,我喜慶着呢。十月就叫媽媽買蘋果買香蕉,梨子前幾天爸爸就買好了,烘着柿子呢。石榴柿子自己家裏有,十月就饞蘋果香蕉了。可媽媽不想買那麼多,媽媽只想買一樣。媽媽説,八月十五水果都要買圓的,我們只買蘋果不買香蕉了,晚上好敬月。十月就喊爸爸。爸爸説,今年年成好,難得呢,就買吧,哪怕買幾個給孩子們嚐嚐也行,不敬月,你看孩子們都要了。十月趕緊順着爸爸的話説,對,買幾個嚐嚐,不敬月。媽媽就瞅爸爸,爸爸就嘿嘿地笑。媽媽就買了。走到月餅攤前十月又走不動了,媽媽笑了笑,就又買了一筒月餅。月餅是用紙包着的,包裝紙上一個仙女正飛向月亮,好看着呢。媽媽説,包裝紙上的仙女是嫦娥仙子,嫦娥仙子很漂亮的,等我們家十月長大了,也説個像嫦娥仙子一樣漂亮的女孩子做媳婦。十月説,我才不説女孩子做媳婦呢,我要説大公雞做媳婦。媽媽就笑了,説,大公雞怎麼能做媳婦呢,大公雞又不是人,男孩子都要説女孩子當媳婦的。十月堅持説,反正我就不要説女孩子做媳婦,我就要説大公雞做媳婦,大公雞能叫叫(打鳴),還能拔毛訂毽子玩。媽媽笑着説,可大公雞又不能和你説話幫你焐被窩啊。十月説,我可以和爸爸和姐姐説話,媽媽可以幫我焐被窩嘛。媽媽説,你看哪個男孩長大後還跟媽媽睡覺的?你看你公龜哥哥不也説了花媳婦了嘛,公龜哥哥的花媳婦漂亮嗎?十月歪着頭説,漂亮是漂亮,可人家説她呢。媽媽問,人家怎麼説她了?十月説,人家説:新娘子,涼牀子,打個西瓜紅瓤子。摸摸新娘可有蛋,有蛋就是男子漢。媽媽就哈哈地笑了,那你就更要説媳婦了,不説媳婦就不是男子漢,難道我們家十月不想當男子漢嗎?十月趕忙説,想,想。媽媽説,想那就要説媳婦啊,不説媳婦就不能算是男子漢啊。再説,我們家十月可以早一點摸摸新娘子有沒有蛋嘛,那樣就不用別人再摸了。那,那……十月有點兒犯難了。好一會兒才説,那我就説媳婦吧,我要當男子漢,像爸爸一樣的男子漢。

  青菜水靈靈的,豬肉白花花的,魚活蹦亂跳的。媽媽買了很多很多的菜,有魚有肉,有蓮藕有山藥……十月高興得手舞足蹈的。吃魚嘍,吃肉嘍,吃蘋果嘍,吃香蕉嘍,吃月餅嘍……十月恨不得能把每一種吃的都叫上一遍,唱上一遍。六月就説他是饞貓。就你不饞,就你不饞,你看你都淌口水了,十月回敬姐姐。哪呢,哪呢?我哪裏淌口水了?六月一邊説,一邊下意識地用手擦了擦嘴角。噢,噢!姐姐淌口水了,姐姐是饞貓呦。六月就笑了,六月知道自己是中了十月的詭計了。六月就抬起手,佯裝着要去打弟弟。十月就跑,一邊跑一邊叫,姐姐是饞貓呦,姐姐淌口水嘍。六月就追,一邊笑一邊追。看我逮到你不把你的嘴撕爛了,叫你下回還敢不敢再瞎説了。十月跑得很快,六月追得很慢,他們的笑聲卻都很快很快。

  太陽剛剛懸中,就有人家放鞭炮了,噼裏啪啦響。十月就知道有人家吃飯了。十月就急了,可急也沒有用,爸媽都在忙着呢。以前爸爸是不燒火的,今天算是破例了。十月狠狠地吸了吸鼻子,真是太香了。媽媽説,就還有魚沒有燒了,魚燒好了就可以吃飯了。可是十月卻等不及了,趁媽媽一不留神,就伸手捏了一塊肉放進了嘴裏。你看這孩子,馬上不就好了嘛。媽媽説話的當口,十月已經跑出廚房了。好香啊!

  終於要開飯了。爸爸就招呼十月放鞭炮。鞭炮早就被十月理好放在地上了。爸爸一喊十月就麻溜地點燃了炮芯——噼裏啪啦、噼裏啪啦,好一陣炸響。

  滿滿一桌子的菜。爸爸還買了一瓶高粱大麴,酒好香啊!十月也想喝,媽媽不讓。爸爸就用筷頭蘸了蘸酒,塞進了十月的嘴裏,十月被辣得吸溜吸溜的,就慌忙夾了一塊肉放進了嘴裏。六月就説,十月哪裏是想喝酒啊,是變着法子貪吃肉呢,你看他那個饞相,就像餓了三天沒有吃飯似的。十月就笑。十月沒有工夫和姐姐拌嘴,十月正吃着香噴噴的肉呢。

  剛一吃完飯,十月就跑了,去撿鞭炮放鞭炮玩去了,和小夥伴們一起滿莊的跑滿莊的撿,然後,村子裏時不時地就會傳來一聲兩聲鞭炮噼啪的炸響和孩子們歡快的笑聲。爸爸也出去溜了,就剩下媽媽和六月在家了。媽媽的事兒多着呢,媽媽要炒芝麻、炒花生,要和發麪包糖餅,烙糖餅。媽媽説,八月十五是團圓的節日,所以每樣東西都要是圓的,像月餅、像糖餅、像蘋果、像石榴……六月抬起小臉看着媽媽問,什麼叫團圓的節日?團圓是什麼意思?媽媽説,團圓就是一家人在一起,團圓的節日就是八月十五這天不管你在哪裏,不管你離家多遠,都要回來和家人團聚一起過節,月圓人全嘛。

  媽媽説,傳説月亮裏住着嫦娥仙子,嫦娥仙子能歌善舞,漂亮着呢。在王母娘娘的蟠桃盛宴上見過一面後,天神吳剛就喜歡上了嫦娥仙子。可神仙是不許相互喜歡,不能結婚生子的。神仙都是長生不老的,他們生的孩子也會長生不老,那樣下去的話,天庭盛不下那麼多的人,神仙就無處可住了。吳剛觸犯了天條,玉皇大帝就罰他到月亮裏去伐桂樹,鋸倒了桂樹才能見到嫦娥仙子。可桂樹被玉皇大帝施了仙法,他一邊鋸,桂樹一邊長。他剛鋸到這邊,那邊又長好了。所以他永遠也鋸不倒桂樹,永遠也見不到嫦娥仙子。六月問,那他不是很可憐嗎?媽媽靜靜地説,他不可憐,他痴情着呢,痴情的人做什麼事情都不可憐,都是幸福着的。

  媽媽炒好了花生芝麻,就叫六月去喊爸爸回來搗碎。媽媽從來不搗花生芝麻的,年年都是媽媽炒爸爸搗的。媽媽説,烙糖餅是有講究的,糖餅的餡一定要是香的、甜的,糖餅一定要做得圓圓的。在搗碎的花生芝麻里加入適量的白糖,充分地拌勻就是糖餅的餡了。媽媽還説,在貧窮的年代,是沒有人家能買得起水果、月餅的,但是隻要到了八月十五,不管怎麼窮,每家每户都是要想方設法地儘量地去烙一些糖餅,烙好的糖餅金黃金黃的,外焦裏潤,又香又甜,寓意着生活甜甜蜜蜜、幸福美好,吉祥着呢。

  天剛擦黑,媽媽就把糖餅烙好了。桌子也早就被爸爸搬出屋子,放在了門口。媽媽就從屋裏拿出了蘋果、梨子、柿子、石榴、月餅、糖餅,把它們分成四份、一份兩個,整整齊齊地擺放在了桌子的四面。做完這些月亮還沒有出來呢。十月剛巧在這時候回來了,一進門就喊餓,剛剛伸手想拿東西吃,卻被爸爸喝住了。爸爸説,那些東西現在還不能吃,那些東西是要敬月的,等月亮吃完了我們才能吃呢。十月説,為什麼要敬月呢?月亮又不能吃東西。爸爸説,雖然月亮不能吃東西,但是人們是一定要敬的。這是古,老祖宗留下來的,講究着呢。等一下月亮出來了,你媽媽還要拜月呢,拜完月,我們才能開始吃呢。十月望着爸爸問,那我們呢?我們要不要拜月呢?爸爸説,我們倆是不能拜月的,男子不拜月,這也是古。至於你姐姐,她還小呢,也不用拜的。十月又問,那為什麼呢?爸爸説,不為什麼,古就是古,有道理的,等你長大了你就明白了。十月就眨巴眨巴眼睛不再説了,盼望着月亮快一點升起來了。

  月亮説出來就出來了,大大的,圓圓的,很快地把如銀的月光灑滿了天空,天就不黑了,亮亮的。媽媽徑直走到了桌子前。十月看見媽媽抬頭看了看月亮,然後點燃手中的香,雙手擎着,説:

  八月十五月兒圓,

  親人千里把家還;

  閤家歡樂齊相聚,

  月圓人全大團圓。

  八月十五月兒圓,

  月老牽線好姻緣;

  兒女大事託月老,

  恩愛白頭心相連。

  八月十五月兒圓

  ……

  爸爸和姐姐在旁邊聽得仔細,十月卻沒有心思去聽媽媽在説些什麼,十月的注意力都在吃的上面了。媽媽剛起身把香插在香爐裏,説拜好了,好吃飯了,十月哧溜一下就躥到了桌前,拿起一塊月餅麻溜地塞進了嘴裏。慢點吃,慢點吃,這不是還多着的嘛。看着十月的饞相,媽媽笑着説。

  月亮好大好圓啊!月亮裏卻只有一棵孤零零的桂樹。看着,看着,六月忍不住問,吳剛呢?媽媽,我怎麼沒有看見吳剛?媽媽笑着説,傻孩子,今天是團圓的日子啊。噢!六月一邊應着,一邊若有所悟地點了點頭。這時十月“嗝”的一聲打了一個響亮的飽嗝。六月就看十月,十月卻又拿起一塊月餅吃了一口。六月就説,貪吃鬼,都吃飽了還要吃啊。十月語氣堅定地説,就要吃,就要吃,這麼多好吃的,我要吃兩個飽,留一個飽擱那裏收着。六月犯迷糊了:飽也能收着嗎?媽媽。吃兩個飽,留一個飽擱那裏收着,我們家十月啊……媽媽重複着十月的話,情不自禁地就笑了。爸爸也忍俊不禁,“撲哧”一聲地笑了起來。六月看爸爸媽媽笑,也跟着笑了。十月撓了撓頭,看着大家,也不好意思地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先是小聲地,然後一點點大聲,一家人酣暢淋漓地開懷大笑——歡天喜地,幸福甜蜜。

  假如你恰好在這時候抬頭看月亮,你會看見月亮輕輕地一顫,那是月亮被十月一家子的笑聲感染了,也在笑呢。

  月亮圓圓的,團團圓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