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中心
遊歷的穆王
2020-12-26 11:01來源:西安晚報 西安報業全媒體編輯:雷瑩

  ◎呂虎平

  關於周穆王的遊歷,歷史上多有傳頌,唐宋之時最盛。然而,沒有人知道,穆王的遊歷實在迫不得已,他是借遊歷之名行討伐異族之實,結果卻成了旅遊達人,這是他始料未及的。

  周穆王陵位於西安南城郊的乳駕莊和恭張村交界處,也是我的家鄉所在地。我不止一次站在墓前,不為拜謁,只是好奇,好奇古代帝王為什麼將自己壓在山一般的土冢下。慢慢長大後,這種好奇漸漸消減,併為家鄉能有如此之榮幸而驕傲。穆王墓為高大的夯土台,封土原呈覆鬥形,由於長期取土,南、東、北三面破壞嚴重,已經變得很不規則。土台四周平疇沃野,莊稼喜人;台頂除一條人為踩出的小道外,叢生着酸棗、枸杞和蓑草。乾隆四十一年,陝西巡撫畢沅在陵前豎一石碑,上書“周穆王陵”四個隸書大字。字體蒼涼遒勁,古拙中見雅緻,兒時,我時常對着它,用樹枝在地上摹寫,卻怎麼也寫不出它的韻味。

  周穆王,姓姬名滿,是西周王朝的第五代君王。據傳,穆王生在我的家鄉,是否真實,已無據可考。不過,民間傳説往往被許多史實所證明,因而,我寧信其有。何況,對家鄉人來説,畢竟是一種榮耀,與人閒聊,也可作“炫富”的資本。隨着城市的發展,城鄉差距的縮小,這裏已成為西安高新開發區的核心地帶。村莊拆遷改建,周邊高樓林立,公司、廠房、商鋪比比皆是,最具實力的是比亞迪、法斯特,向南延伸為三星城,向東為長征集團,向西是詩經裏,“秩秩斯干,幽幽南山”“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出自於此,西北為逐漸恢復並已完成一期工程的漢代人工湖——昆明池。在現代化大都市的氛圍中,周穆王墓依然靜靜地聳立於此。雖然新修了護欄、圍牆,但山包似的帝王墓,拙樸中仍見其肅穆、大氣與莊嚴。

  據傳,穆王生性放浪,喜好遊玩,是因為他過慣了鄉村生活。我感覺這種説法有些牽強,要知道,周人本來就喜好遊蕩,他們的先人最早居於甘肅天水,以後逐漸東遷,直至西出岐山,在灃河西岸建立了豐京,後又建立鎬京,與豐京隔河相望。先人好遊的天性已根植於周穆王血脈之中了。當然,他不僅僅是好遊。

  站在穆王陵冢前,心情異常平靜。我之所以喜好於深秋來穆王陵,是因為只有此時,才能真正體會到它的王氣、大氣,才能對一個三千年前的帝王進行細細地“咀嚼”。沿着陵冢周邊的小道,緩緩行走,用腳步丈量出這一段記憶的長度和深度。

  關於穆王,鮮有文字記載,《史記》也是寥寥數語:“穆王即位,春秋已五十矣。”並説“穆王在位五十五年”。這些文字只能説明穆王是個高壽的君王,壽高105,其他則語焉不詳。史海鈎沉,鱗片難綴,我只好從傳説中尋找答案。傳説穆王心氣頗高,野心極大,即位之時正當壯年,一心想征討犬戎,擴張勢力範圍,卻遭大臣們百般阻撓,最激烈的當屬祭公謀父。祭公列舉了文武二王之德,極言不能發兵的緣由。穆王仍一意孤行,發兵北伐,最終“得四白狼四白鹿以歸”,實在太不值當。

  其實,鄉野軼文也有不少,但如四處散落的珍珠,需要一條絲線串綴起來。比如説,穆王實在天真,征討不成,又想出“出遊”這個漂亮的幌子。比如説,在西安城西南,有村名祝村、羊莊、乳駕莊,有街名掛麪油。這些名字聽起來有些怪異,實際隱藏着周穆王的生存“密碼”。據傳,穆王生母因大出血而無奶水,官人在鄉間遍尋產婦,尋得三婦為穆王供奶水,該村便名乳莊,穆王做了周天子,改名乳駕莊,沿用至今。穆王自幼體弱多病,官人令一村養羊,以供羊奶,該村便名羊村。祝村不用説,顧名思義是慶祝穆王出生而承辦賀禮的來由。還有一條街,有人家開掛麪坊。這家人將煮的掛麪湯熬出油質,供穆王用。至今,當地人還保存着幼兒長至半歲喝麪湯的習俗。自然界原本就是一個整體,親身經歷更令我認識到,在長安這片熱土上,現實與歷史從來就交織在一起。歷史的狂野雖被鋼筋和水泥馴服,古樸蒼涼的格局已被現代文明所改變,但歷史人文的積澱已深深印刻在現實之中。

  追溯歷史,追問現實。這裏在歷史上具有重要的地位,倉頡造字台,留下古先賢的鳥書;三會道場,漢唐以來曾經商鋪林立;細柳營,周亞夫治軍於此;上林苑,皇家出遊狩獵之地。隨着歷史衍生演變,加之戰亂交替,昔日的繁華已不復存在,如今,新的繁華以更加現代的面孔呈現眼前。

  在打撈歷史散珠的時候,我又聽到這樣的説法,或許是今人認知的觀點。在“出遊”的名義下討伐異族,這一點,穆王與今人大不相同。今人以考察為名,行旅遊之實,而穆王是為王國着想,卻不得不打着“公費旅遊”的幌子,這實在是穆王的悲哀。據傳,周穆王的出遊並不輕鬆,為了使百官支持自己,便藉助迷信的力量。他説西王母向他託夢,邀他西行,去西方樂土修成正果。既是天意,大臣們也就無話可説。花甲之年穆王終於出行了,他以伯夭為嚮導,乘坐造父駕的八駿大車,從長安宗周出發,遠達中亞細亞,同西漢時張騫之行幾乎相當。《穆天子傳》稱穆王之八駿為赤驥、盜驪、白義、逾輪、山子、渠黃、驊騮、綠耳,皆因其毛色為名。《左傳》把周穆王描述成風一般的任性男子,周遊天下,到處留下車馬的痕跡。據《竹書紀年》記載,周穆王乘八駿西遊至崑崙山,遇西王母。西王母在瑤池盛宴款待,穆王以白圭玄璧和華美織錦相贈。西王母是《山海經》裏的神話人物,《西遊記》稱為王母娘娘。唐代大詩人李商隱以其傳説,作《瑤池》詩一首:“瑤池阿母綺窗開,黃竹歌聲動地哀。八駿日行三萬裏,穆王何事不重來?”

  周穆王西巡表明,早在公元前近千年,西周已與西域各國和中亞細亞廣大地區有了經濟文化交流。周穆王行程35000裏,是歷史上具有開創意義的偉大壯舉。不過,周穆王與張騫出西域的目的相左,所選路線也有所不同。張騫是為了建立邦交,而遠布周王盛氣,才是周穆王的目的。所以,他出行時身披盔甲,前呼後擁,很是風光。

  穆王以為天下只有周是老大,然而,遊歷的所見所聞,使他茅塞頓開,始知天外有天,國外有國。加之當時穆王年事已高,已深感力不從心,乾脆改變了目的,改假遊歷為真西巡,改徵討為建交,直落得後人頌揚,實在是歪打正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