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中心
化身孤島的鯨
2021-01-09 11:04來源:西安晚報 西安報業全媒體編輯:雷瑩

  ◎馬婷

  一鯨落,萬物生。

  這是世間最美的重生,亦是世間最浪漫的回饋。相較於化作春泥的落花,跪乳的羔羊,死亡後的鯨魚對大海的報恩,似乎更顯悲壯。生於斯,長於斯,歿於斯,還於斯。因果循環,生生不息。你聽説過鯨落嗎?我聽説過,震撼不已。

  2020年4月,在我國南海1600米深處,首次發現了鯨落。瞬間,輿論譁然,這全球一共不足50個的鯨落,足以讓眾人引以為傲。而我,卻是在一剎那,被那驚心動魄的反哺之美,驚得無以言表。

  開始搜索那樣的視頻和圖片,一遍遍盯着,而後,陷入長久的沉思。那隻鯨也反反覆覆出現在腦海中。彷彿看到死亡前夕的它,起先是有了預感,拖着自己虛弱不堪的身軀,悄悄找尋起要落下的海域。待尋下之後,便孤獨地、安靜地迎接着最後的時刻。而後,一個躍動,一聲長嘯,與它相伴終身的大海告別。再緩緩地,微笑地,歷時數月甚至幾年,終沉入海底。

  那入海的瞬間,驚起的巨浪,和那最後的一聲長嘯,迅速在大海之中響徹。這是它最後的呼喚,好似告訴海洋母親,告訴那些它曾經為食的生物“我巨大的身軀,是給你們最後的回饋”。如此,那些食肉類的盲鰻、鯊魚、甲殼類生物等蜂擁而至,開始啃食它的屍體。經數月,將它的身軀啃食成殘渣,隨後,一些無脊椎動物趕來,以它的殘餘屍身棲居,一邊生活在其內,一邊撕咬剩餘的屍體,終於將它吃得只剩下骨頭。隨之而來的是大量的厭氧菌,這些細菌進入鯨骨和其它組織,分解其中的脂類,獲取能量補充。當殘餘鯨落當中的有機物質被消耗殆盡後,鯨骨的礦物遺骸就會作為礁岩成為生物們的聚居地。而這一過程,或能長達百年。

  於是我們知曉了鯨落。鯨死亡後沉入海底,其墜落的過程以及形成的生態系統,被生物學界賦予了這樣浪漫的名字。沉入海底的它,如同荒漠中的綠洲般,反哺着整套海洋生命系統,給予養育自己的大海,最後的温柔。乍一聽,那般浪漫,那般悲壯。所以有人才會説“鯨落十里,萬物重生”,多麼悽美又感人的故事。

  曾看到這樣一個視頻。一條鯨魚死亡之後,它的同伴用身軀不斷向上託着它,不讓它下沉。它們就像兩個跳舞的精靈,在海洋中起起伏伏,將世間最美的情感,最温馨的姿態展露在攝影師的鏡頭之下,戳中我們的心靈。

  明明不是魚,卻生活在海里,明明是哺乳動物,卻沒法回到陸地。這樣的它們,依舊願意在生命的盡頭,對這殘酷的世界獻上最後的温柔。而那隻名叫Alice的鯨,更是儼然孤島一般,沉寂一生,孤苦一生。

  它被稱為世界上最孤獨的鯨。當其他的鯨魚們吟唱嬉戲,一起玩樂時,它孤獨一個,在大海中徘徊。聽不到同類的呼喊,感受不到同類的訊息,當然,同類們,亦無法感知它。它明明就在那裏,在它們旁邊,默默遊走,卻孤獨地以為,這片海域,僅它自己。而這一切,只因為從出生起,它就是個異類。

  1989年,Alice被發現,1992年它開始被追蹤錄音。這麼多年來,它沒有一個親屬或朋友,唱歌的時候無人聆聽,難過的時候無人理睬。究其原因,原是它獨有的52赫茲的頻率,不同於其他鯨魚。須知,鯨魚的視力不佳,所以一般只能依靠其他鯨魚發出的超聲波來尋找同類。而Alice所發出的完全不同於其他鯨魚的聲波,讓它消失在鯨魚的世界裏,沉寂在這片海域。

  它彷徨、不安、四處亂遊,它不知道別人的頻率只有15~25赫茲,也不知道自己與眾不同。它唯一能感知到的,就是孤獨。從它被發現開始,人們便從來沒有看到它和其他的鯨魚共同出現過。它沒有朋友,沒有伴侶,甚至連父母都沒法發現它。就這樣,獨自漂流,從太平洋到大西洋,儼然孤島一般。

  當然,在同伴們的身旁,它確實如同沒有生命的孤島,龐大的身軀,靜謐得沒有絲毫聲音。即使在前行的時候觸碰到彼此,或被彼此遊過的水花濺在身上,也依然如同兩個世界的精靈一般。而最可怕的事情是,它也許並未意識到自己的與眾不同。二十年來,它在冰冷的大洋中,不斷努力地呼喚,希望得到同類的迴應,偶爾也會歡喜地跳躍,沉浸在夕陽映照水面的美好之中,待夜深人靜,依然孤獨地自我吟唱。

  歌聲迴盪在海洋中,迴盪在天際。月色氤氲,海水蔚藍,周圍一片寂靜,除了它自己的哭聲,響徹耳邊。你能想象嗎?你明明存在,卻沒有任何同伴能夠發現你的存在。而你自己,只以為被全世界遺棄了。這或許才是世界上最孤獨的狀態。

  而這一切關於它的故事,被人們所熟知,皆因1992年12月7日,那場無意間的監測。那一日,惠德比島海軍觀測站的中士維爾瑪·蘭奎捕捉到了一個特殊的信號。這信號並非某個國家的潛艇,而是一首鯨歌,一首不同於其他的鯨歌。這段52赫茲的聲音模式,有些像藍鯨,卻與藍鯨頻率不同。

  他們懷着好奇之心開始追蹤這首歌。就這樣,在Alice毫不知情的狀態下,它的歌聲被追蹤了十餘年。也就是説,它歡快時的呼喊,傷心時的哭泣,玩耍時的輕笑都傳到了人們的耳中。倘若它知道,自己備受關注,該是多麼開心。接下來的十幾年裏,人們發現ALice歌唱的頻率逐漸降低,從52Hz降到了50Hz,但始終清晰可辨。

  在一篇2004年8月《深海研究》上發表的第一作者為海洋學家威廉·阿·沃特金斯的論文中,記錄了這樣一段描述:“北太平洋海盆任何水聽系統的聲學數據均未識別出類似特徵的其他呼叫。每次僅有單一序列的呼叫得到記錄,沒有重疊……軌跡和其他鯨物種的位置和運動均未表現出關聯……”在最後的討論部分,作者還寫道“也許很難接受的是……它可能是廣闊海洋裏唯一一隻這樣的鯨。”

  論文發表後不久,沃特金斯因癌症逝世。但是他的同事們卻開始收到許多來自普通人的信件。這些人或悲傷,或孤獨,或悽苦,他們在鯨魚的歌聲中彷彿遇見了自己,於是,52Hz鯨的傳奇就這樣誕生了。Alice的故事也開始通過那些她遊走的海域而傳播至全球各地,它成為了明星一樣的鯨魚。人們對它報以同情和疼惜,甚至展開想象,在腦海中為它創造各種傳奇。

  它是一隻孑然一身的鯨魚,猶如孤島一般,在大海中獨自徘徊,唱着無人能聽懂的歌。魚蝦在它身側滑行,飛鳥停在它的身上嬉鬧,它高聲呼喚着自己的另一半,得來的只有海浪的迴應。沃特金斯死後,再沒有人系統完整地追蹤過它的聲音,它也就此消失在海洋之中,成為一段傳説。

  2010年,有另一個研究團隊在多年之後第一次捕捉到了符合它模式的鯨歌,而且,是在兩個地方同時出現。這也許意味着52赫茲的鯨,終於找到了同樣歌聲的另一個自己。又或許,它其實是一種特殊鯨羣的成員,只是喜歡單獨行動,而被我們誤認為孤苦伶仃。無論如何,另一隻52赫茲鯨的出現,至少讓我們替它揪着的心稍加放鬆。原來,在茫茫大海中,還有鯨能聽到它的呼喚。

  如今,我們不知曉它身在何處,但鯨魚的壽命較長,想來它應該是遊蕩在某片波光粼粼的海域。有人説2015年,海洋生物學家費恩博士帶領一批科學家為它做了手術,將它的頻率改到了鯨魚們的正常頻率上,於是在海岸上,一羣鯨魚和它不期而遇,它們終於能夠聽到它的聲音。但這一説法,似乎也只是傳言,至於真相如何,我們這些關心Alice的人,其實無從知曉。它受到科學家的保護,受到人們的疼惜,又或是找到了與自己一樣有着特殊頻率歌聲的同類,於是歡快地加入它們的團隊,一起嬉鬧在茫茫大海之上。

  我彷彿聽到了它的歌聲,那般優美,精靈一般。

  有一天,它或許依然會如同孤島一般,一個躍動,激起萬千水花;一聲長嘯,跟這世界告別,而後,慢慢地,慢慢地沉入海底。成為一隻真正化身孤島的鯨,將這身軀,還給陪伴它多年,給予它孤獨時無限包容和一絲温暖的海洋。

  它的背脊如荒丘,身軀如綠洲,那一刻,它看到滿天繁星,聽到同伴的呼喚。曾經那與太陽揮手,同海鷗問候的日子,都將化為這大海上的一抹記憶,化為人們心中最温暖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