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中心
茶湯的背影
2021-01-09 11:05來源:西安晚報 西安報業全媒體編輯:雷瑩

  ◎周華誠

  不用説,情況很明瞭——到處都有茶園,到處都有茶葉——為什麼有的地方茶葉名氣很大,而有的卻不為人所知?無非是因為人。再明白一點,天時地利人和也。天好地好,風生水起,便有了出產好茶的基礎;但這還不夠——要出在名人故鄉,就最好了;故鄉無緣,那就讓名人品飲,留下些許文字來,要是有幸在《茶經》《荈茗錄》《東溪試茶錄》等等典籍裏留下隻言片語,那就萬事大吉;倘若品飲無緣,再退而求其次,便是讓名人路過一下也好,留不下一點文字,留下一點屐痕留與後人考證,那也是一件善事。

  李白爬過的山,徐霞客走過的路,魯迅住過的旅店,不用説,都有了網紅級傳播的話題性。若是以上都沒有,對不起,只好生拉硬扯,説是乾隆爺下江南時迷了路,飢腸轆轆,誤打誤撞,到了某地某亭某橋頭,飲了一碗茶,吃了一碗麪,啃了一張餅,喝了一道羹。總之,乾隆爺老是迷路,老是餓得頭昏眼花,這皇帝當得真是叫人鬱悶。

  黃庭堅的故鄉,在江西洪州分寧縣雙井裏,就是今天的九江修水。那裏綠叢遍山野,户户有茶香,出一款茶葉品質不錯。茶園那時屬於黃庭堅家族所有,算是私家物產。黃庭堅在京城為雙井茶做宣傳,幾乎是不遺餘力。他將此茶作為伴手禮,給朋友們一次又一次快遞。每次數量不多,通常是一次寄新芽八兩,也就是半斤。可見此茶產量,也並不那麼大。物以稀為貴。黃庭堅經常給各界名流奉寄新茶,同時作詩,對方收到茶,盛情難卻,便回贈一首。一來二去,這茶不火都難。譬如黃庭堅給大自己八歲的好友蘇軾寄茶,留下一首詩,《雙井茶送子瞻》,其中有句:“我家江南摘雲腴,落磑霏霏雪不如。為君喚起黃州夢,獨載扁舟向五湖。”

  磑,亦作“碨”,小石磨。把茶葉放在石磨裏磨碎,像雪一樣白。這是宋代喝茶的必經步驟,那時是點茶,用的茶葉是抹茶,是要把茶葉磨碎了再泡的。

  黃庭堅的朋友孔常父,跟他算是半個老鄉,兩人都同在翰林院為校書郎。黃庭堅以茶饋友的同時,也寫了《以雙井茶送孔常父》詩,“故持茗椀澆舌本,要聽六經如貫珠。”黃庭堅是很熱愛雙井茶的,他在《戲答荊州王充道烹茶四首》寫道:“龍焙東風魚眼湯,箇中即是白雲鄉。更煎雙井蒼鷹爪,始耐落花春日長。”

  黃庭堅把雙井茶贈給當時的武寧知縣呂晉夫,他在帖中寫道:“雙井四瓶,皆今年極嫩者,又玉沙芽一斤,以調護白芽。然此品自佳氣味,但未得過梅,香色味皆全爾。公着意茲,想不可欺也。”呂晉夫是品茶老手,對茶葉講究,黃庭堅給他寄雙井新茶,要搭上一斤玉沙芽。茶葉很容易吸味,也易受潮,白芽放在裏頭,外面用一斤玉沙芽掩護着,受潮受損,都由它去承受了。《宋稗類鈔》中記載了一件趣事,説是宰相富弼一直很想見一見黃庭堅。終於見到,回頭對別人説:“將謂黃某如何,原來只是分寧一茶客。”這話意思,恐怕黃庭堅在富弼面前,少不得也大力營銷他的雙井茶葉了。反過來説,黃庭堅也是愛茶不避諱了。

  總之,雙井茶的出名,跟黃庭堅的功勞密不可分。雖然在此之前,歐陽修、司馬光都品過雙井茶,但是黃庭堅在該茶的包裝、存儲、排名、碾茶、煮茶、品茶等茶事活動上,作了全面的審美化演繹,使其詩化而易於傳播;同時,雙井茶在文人名士之間饋贈品飲,又與“蘇黃之誼”“江西詩派”等建立了符號化的聯繫,從而形成了人文性的標籤認知。這些,在茶葉的傳播上,或曰任何一款農產品的傳播上,都有着極為重要的價值和意義。

  這兩天抽空重翻幾頁書,《茶經》和《茶錄》(外十種)略翻了一下,又把八十年代老六堡茶拿出來喝,喝出了滄桑的感覺。茶這個東西,在一千多年甚至兩千多年中,基本建立了一套文化譜系。茶與山,與水,與人,已然密不可分,都是需要漫長的時間累積出來的。要是沒有出過什麼好茶的地方,突然冒出來一款新茶,的確是很難的。喝茶的人,喝來喝去,喝的還有一份對於過往的追憶。所謂追憶似水流年。這不只是一葉茶葉與水的關係,而是漫長的時間長河裏,那些茶煙和那些遠去的名士留給我們的背影;一碗茶湯裏的氣韻與風度,是這樣山高水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