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中心
化身朱䴉,在秦嶺翩躚
2021-01-09 11:13來源:西安晚報 西安報業全媒體編輯:雷瑩

  ◎祝寶玉

  1

  身體裏的舊風琴彈響

  春天安靜,秦嶺安靜

  在雨水停歇的四月

  突然顯現它們的影子

  畫面的顏色清明

  而這是又一次與碧藍的天空重逢

  略帶麻點的圖幀上

  傾斜着它們悠遠的鳴啼

  時間如流水汩汩

  我的身體一部分霧化

  它們要穿過眼前的煙嵐

  穿過我的身體

  弧線,呢喃,雲電

  在秦嶺間,一閃而過,給我的靈感如斯

  2

  慢慢隱身

  在山的那一側

  用詩句的長度估量路程的漫漫

  變小,微渺,塵埃落定

  在秦嶺,辨識山中小徑

  辨識一個人從有形變成無形

  類似朱䴉般隱身的居士

  依偎着山崖,拍打着手中的竹杖

  一簇簇新鮮的鳥雀蹦跳

  飛到樹冠裏,飛落在亂石間

  而朱䴉低調着自己的優雅

  製造着閃爍的詞語

  我的書寫見縫插針

  我的書寫有着內在的曠亮

  蒼穹如此高遠

  秦嶺如此深邃

  我所愛的朱䴉棲息在潮濕的詩句裏

  歲月變得簡潔

  透明,毫不拖沓

  3

  在一張白紙上,表演落姿的簌簌

  時間裏的雪,點綴着一抹淡淡的紅

  我伸出右掌,接住它們的影子

  胎記,輪迴裏不忘的箴言

  寫出那一個長長的地址

  秦嶺,在地圖冊上蹣跚行走

  它們飛到哪兒

  我跟隨到哪兒

  愛情的遊戲在這個時代之初

  就已經結束,浪漫的精神

  喪失殆盡,只有在秦嶺

  追尋愛人的影子

  才能復活生的意義

  朱䴉,除了秦嶺

  別處無可長居

  4

  朱䴉,秦嶺的抒情

  寧靜的時刻

  在午後,流逝的光影滑過手臂

  之後是沙岸

  要傳達的祕密是飛翔的姿態

  在天空,保留一絲餘温

  愛的餘温,諸事都不可預測

  唯有在秦嶺眺望山川多姿

  在天穹幽閉之前

  一隻朱䴉起飛在邊際

  故事的兩種結局並不牴觸

  一切將在我離開之後

  歸於最完整的毫無聲息

  朱䴉,身姿移動

  搬移着沉重的時間,縱然囈語綿綿

  也驚動不了煙波茫茫

  在秦嶺,一切的聲響被吸納

  它們起舞在缺失愛的人間

  山頂與山腳倒懸,從天空的視角來看

  萬物渺小,不值多加修辭

  5

  風吹動隱匿的深情

  吹動我

  吹動朱䴉

  吹動秦嶺,又向夢裏移了一寸

  邊緣,剔除生活的瑣事

  它們的身姿如此清晰,在水中

  漪波上顯現。我知道

  “再多一點微瀾

  柔情就將溢滿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