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中心
鳳凰古村紀
2021-01-09 11:14來源:西安晚報 西安報業全媒體編輯:雷瑩

  ◎胡建國

  走在明清的巷道

  走在明清的巷道

  總有一扇窗為我打開

  想在此,擁有自己的一間書房

  專寫情詩

  與一名不想纏腳的小姐,月下私奔

  青苔像時光的老年斑,唯有牆頭草

  還使勁活着

  一村的寂寥,被風吹涼

  順着石板路,尋覓那名落難的詩人

 

  鳳凰古村廣場

  説成廣場,它並不廣

  出門直走100米,即車水馬龍

  街市的喧鬧很快就淹沒了這一切

  鳳凰樓前

  幾朵蓮花開成了自己的特色

  三位以畫謀生的人

  即興為我輕描淡寫幾筆

  擺了幾個姿勢

  總也無法與身後的底藴,和諧共處

  偌大的留白,足可安放我一生的漂泊

 

  國學堂前

  想再做一次頑皮的童子,咿呀學語

  不會背書,將手掌攤開

  痛一次長一次記性

  先生戴老花鏡,戒尺像揮舞的權杖

  看誰不順眼,就抽向誰

  我熟讀三字經,讀不懂論語

  我那老母親,總會湊近油燈

  看我的習題被紅色勾掉

  見我專注的神情,她總是心疼地説:

  字啥時能認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