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中心
勿幕之門
2021-01-09 11:16來源:西安晚報 西安報業全媒體編輯:雷瑩

  ◎淇奧

  勿幕之門

  從發現它是

  城牆中最小的一座城門開始

  我在西安地圖上

  把它從歷史朗誦中,慢慢複製下來

  不僅僅是門洞穹頂充滿迴音

  這座單一的門洞圓拱,每天準時投下

  白晝與黑夜。光線交替出弧線

  這些弧線就是複製下來的朗誦聲

  勿要掀開唐城牆幕布背後隱藏的傷

  狹窄的朗誦聲可能引發空曠的顫抖

  那可能是被鑿開了一角的環繞的圈

  可能是並不圓滿的歷史提醒城河水翻湧

  南北向的孔洞之外,東西流淌的城河水

  靜靜翻湧一些曾經流淌過的事物

  勿幕之門曾是城牆最弱小的孔洞

  勿幕之門就是城牆最古老的陳訴

 

  護城河

  四面被水環繞

  就充滿了島的氣息

  於是,我在城牆上看到島的輪廓

  西安完整的護城河上棲息着一些橋

  厚重城牆像貝殼一樣安靜

  過橋聲音總是在進城的身後響起

  將西安城默許成西安島

  所以,城牆之外的地方都叫做郊區

  七十年代在南郊出生時,護城河並不完整

  那時候,老城尚且是未漂浮開的半島

  並不知自己現在生活的西郊會在島之旁

  每個週末會去一座島上尋找羊肉泡饃館

  城牆和護城河並肩而行

  想象中間夾着一切叫做岸邊的事物

 

  西安碑林

  石碑,透出墨點

  筆尖遠逝的複製品

  從黑夜深處,分揀出來

  從紙面落入石面

  書法像在冰面上,緩緩滑過

  石面帶上掌紋一般的縫隙

  如一片魚鱗豎立起來前的黎明

  許多石碑彷彿都已完成

  從魚鱗向刺的轉變

  那些刀口滾動出瓦片稜角

  接受雨的追逐

  它們一動不動

  隨歷史擺動

  有足夠的時間

  將墨點從黑夜深處,分揀出來

 

  大唐不夜城

  街頭在夜晚,和街尾的光環交換着人羣

  到處擠滿了喧囂,擠滿了燈

  即使穿戴起雨雪

  攢動的深情都不動聲色

  面向大雁塔尖

  捧起沖天的歌聲

  無數條穿戴燈火的大街連在一起

  無數人羣像運河一樣有温度地流淌

  無數喧囂引來更多底色去寄生

  無數燈閃動

  照亮閃耀着大唐影子的鏡子

  所有人都窺探到夜晚關不住的輝煌

  春,無非如此温度。夢境無非如此環境

  大唐盛世無非就是這般光景

  所有人都站在臃腫的大街上,這樣去想

  那些璀璨的燈加冕每一個夢想

  春色密匝的夢想,火樹銀花的夢想

 

  致灃河

  我選擇在你的東岸安家

  那裏更接近長安古老的城垣

  或許你的東岸是城垣倒影下的一根肋骨

  相信那片城垣尚存

  我發現自己距離鎬京遺址更近

  可以在春天,尋找從東吹來的風

  你依舊在流淌

  鎬京乾涸了。我的眼神自言自語

  水流浪跡了太長時間

  隱隱約約將崢嶸塗抹得模糊

  是模糊的風吹過了我的肋骨

  讓我的心試探到春色

  我常常去你身邊轉轉。看看你——

  熱烈的曾經,以及這座城市嶄新的家

 

  永寧門之夜

  燈火漂泊已久

  在永寧門安歇下來

  我把燈火埋進城牆裏

  把歌聲融進城樓檐角風鈴裏

  把五顏六色的色彩,種植在唐朝

  我可以再叫你一聲安上門嗎?

  你在唐朝的名字彷彿一朵花

  你的夜晚是色彩凝聚起的肉體

  你的精神,熟練、龐大、煥然一新

  你就是安上門送來的新一幅畫卷

 

  渭水

  渭水裏黃的波光搖動着黃昏

  黃昏充滿短暫思慮,然後在夜色中

  悄然遠去。我尚且沒有記錄下

  今天的蜿蜒曲折

  河邊村莊黃昏跳舞的炊煙

  和渭水向着同一方向流淌

  空曠的平原,臨近夏末

  我在這裏遇見渭水之光

  黃土之光

  烤乾了的黃土之光,爬滿河堤

  河堤收攏,即將到來的夜色

  黃昏閉上眼睛

  聆聽渭水的那一片婉約

  它婉約地流過這片黃土地

  流進歷史的靜脈,流出黃昏

  撫摸它,雙手長出黃的紋繭

 

  陝西曆史博物館

  考古、挖掘,然後——不斷髮現

  毛刷細細擦過生鏽的大地

  把可以盛放起來的美

  置於展台之上、玻璃之後、聚光燈下

  一座建築像一幅地圖

  充滿心事

  很多殘缺的記憶聚在一起

  拼湊出一張畫布上剝落的色彩

  神祕、燦爛

  以及無法觸及的寂靜

  幾千年的燈火流淌到落腳之地

  都從失蹤已久的大地深處冒出芽來

  博物館,就是為陳列燈火而生

  安靜的聲音貫徹了這座建築全部空間

  博物館,就是古老大地上的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