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中心
讓孩子玩耍是大人的工作
2021-01-16 10:11來源:西安晚報 西安報業全媒體編輯:雷瑩

  ◎[芬]帕西·薩爾伯格 [英]威廉·多伊爾

  你的孩子需要什麼才能成功?沒人知道。世界上到處都充斥着關於“21世紀技能”的預言,但有一件事是肯定的,那就是沒有人知道未來會是什麼樣。

  但是,在正被自動化、數字化、機器人技術和人工智能迅速重塑的世界經濟中,有一系列越發重要的知識和技能是被僱主們和研究人員所看重的。這些能力在現有的學校制度下並沒有得到最好的培養,與之相反,玩耍被淘汰,照本宣科式教學和標準化測驗成了教育的主導機制。這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教育現狀。

  換言之,我們給孩子提供的教育很可能與他們將來最需要的東西大相徑庭:一個能激發他們好奇心、合作探索和想象力的機會,醖釀新想法、為這個世界增添真正價值的機會。

  毫無疑問,孩子們需要學習基礎技能和內容知識,他們需要學習數學、語文、科學和藝術等基礎科目,但他們也需要學習如何將這些知識應用到新的組合、模式、見解、情景和願景中,並與其他人(如領導者、同齡人和隊友)進行廣泛的合作。

  在我們正在進行的“第四次工業革命”中,最需要的知識技能可能不是被谷歌做到極致的內容知識記憶能力,而是更復雜的人類技能,如批判性思維、創造力、解決問題的能力、人員管理能力和社交技能——這些都是通過校內外各種更深層次的玩耍培養起來的。正如牛津大學全球化與發展教授、牛津馬丁科技與經濟變革項目主任伊恩·戈爾丁告訴我們的那樣:“在這個瞬息萬變、不可預測的時代,在這個充滿驚喜和不確定性,充滿變數、風險和衝擊的時代,當你鼓勵孩子玩耍的時候,就是在讓他們為現實世界的運轉做好準備。玩耍能夠培養人的韌性、適應能力和即興發揮能力,還有靈活性和敏捷性,以及在逆境中調整航向、恢復元氣的能力。玩耍還能讓人們相互鼓勵,給彼此希望和勇氣,讓世界變得更好。”

  2018年,天普大學心理學教授凱西·赫什·帕塞克在《紐約時報》上發表的一篇文章指出:“我們正在努力訓練孩子成為更好的計算機,但我們的孩子永遠不會比計算機更好。”她認為,我們不應該只教孩子內容,而應該通過玩耍來加強他們的創造力、探索力和創新能力,來作為他們未來工作的早期準備和實踐。“這些都是人類比電腦更有優勢的部分,”她説,“這些都要拜玩耍所賜。”

  此外,赫什·帕塞克教授告訴我們:“大多數教育部門和教育體制出錯的地方在於他們對成功的定義。如果你僅僅把成功定義為一個狹義測驗的結果,那麼根據測驗進行教學就可以了。但是,在21世紀的全球化經濟中,你不需要這些知識,而是需要知道如何運用你所擁有的知識,並樂於接受一系列廣泛的技能方法,以及對成功更多樣化的定義。”

  世界上的商界領袖也對此表示贊同。2016年,由商界領袖和決策者組成的全球非盈利組織世界經濟論壇對全球15個最大經濟體內9個行業的350名高管進行了調查,以判斷2020年最受歡迎的技能有哪些。排名前十的技能包括:複雜問題的解決能力、批判性思維能力、創造力、人事管理能力、與他人協調合作的能力、情商、判斷力、決策力、服務導向能力、談判能力和認知靈活性。可能在不久的將來會體現出其價值的其他技能包括:衝突解決、發散思維、自我倡導、失敗管理、壓力管理、熱情、同情心和自我反省。

  之所以撰寫這本《遊戲力》,是因為許多人和我們一樣相信,學校是一個非常嚴肅的地方,孩子們應該勤奮、努力和聰明,應該學到很多知識,接受挑戰和困難,學會自律,併發揮他們的最大潛力。

  但實際上,這一切都可以落實,也應當通過學校開展合理且規律的智力和體育活動(包括自由玩耍和指導式玩耍)來加強,而且世界各地正在進行的廣泛研究和實驗也都支持這一觀點。我們相信,這是一個比讓孩子承受繁重的學業和壓力更好的方法—一種通過玩耍進行學習、以快樂和滿足為導向、創造更好結果的教學方法。

  我們並不是説學校教育的主要目的是為了好玩,或者説如果學校不好玩,孩子們就不會學習;我們並不是反對所有的家庭作業,也不是反對在小學裏對孩子進行直接教育;我們不反對勤奮和實踐,也不反對中小學生的數學練習和作業表。我們並不贊成100%以玩耍為內容的學校。

  我們認為,在許多國家,兒童時期的高壓力、繁重課業和過度的標準化測驗適得其反,並且正在排擠玩耍式學習,劫持兒童教育,並造成大規模的低效率學習以及精力和金錢浪費,從而破壞兒童早期教育。這本書的重點是玩耍—包括玩耍性的教學和學習、由老師指導的遊戲,以及主要由孩子自己進行的自由玩耍—是地球上每一個孩子學習的重要及必要組成部分。

  作為父母、教師和公民,讓孩子們玩耍是我們的工作。

  《遊戲力》,[芬蘭]帕西·薩爾伯格、[英國]威廉·多伊爾/著,四川文藝出版社·酷威文化2021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