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中心
冬日三帖
2021-01-16 10:14來源:西安晚報 西安報業全媒體編輯:雷瑩

  ◎宋小銘

  回鄉帖

  日頭下滑,陽光越走越近

  嶺上人家隱藏了豐富的兵馬糧草

  與炊煙對飲。夜行的故人

  一次次敲打着月色

  黑夜已咳出了團團白雪

  夢已靠岸,十二月的故鄉開始走向豐盈

  有父親和母親的村頭,月亮是温暖的

  寒風也是温暖的

  匍匐在地的石頭和野草

  隨時張開了耳朵,等待

  越接近黑暗,心思越皎潔

  需要一場大雪,或者一次遠處的跋涉

  給心靈的微塵一次全新的洗禮

  比如鍛燒,比如涅槃,比如反反覆覆地

  喜歡和拋棄,在回鄉的每一天裏

  和一個人聊天,散步,諸多無聊的事

  當作珍寶仔細地寫在記憶裏

 

  冬望帖

  落日歸隱

  躬耕的老農 收穫着最後一絲暮色

  將山川河流煮成一杯酒

  三兩盞

  爐火在純青中拉開黑夜的裂隙

  聽風從屋檐上吹來

  花到荼蘼 臨窗少年寂寥着

  數着幾片落葉畫 幾隻蝴蝶

  遠行的故人

  隨手插下的楊柳 已枯瘦成鐮月的樣子

  只有我案上的白雪 面容清瘦

  不時地

  咳出幾聲

 

  冬日帖

  應該有一枝蠟梅凜風綻放

  一定要是紅梅,紅色的花瓣

  比鮮血更紅

  比火焰更奔放

  當冬天穿上白色的盛裝

  企圖掩蓋這場無邊的黑暗與虛無

  應該有一場大火,燃燒這些腐朽的枯木

  發出霹靂雷霆之聲。和我

  應該有一首詩將我掩埋,在這潔白的夜

  用一闋詞的婉約

  抵達一切事物表面的平靜

  向一粒種子練習緘默,還原生命的本質

  最初的惡和最初的善

  如果我們感覺到洶湧,波瀾和壯闊

  那些生命中至美的東西

  請允許我小小的尖鋭

  和一粒石子的調皮,那些打開的門

  關不了的窗

  而這些,似乎都微不足道了

  這一場大雪

  勢必讓我們成為它身體裏的一部分

  最堅韌而又最柔軟的,一部分